17173首页 - 免费新游 - 火爆论坛 - 游戏博客 - 游戏播客 - 百科问答 - 网游排行榜 - 网游期待榜
| 通行证 注册
17173剑侠情缘OL > 心情故事 > 正文
不是我的原创!但是看着人很心痛。。。
2010年08月12日 09:52:01           【 加入收藏 / 文章投稿 / 截图上传 / 发表评论
作者:剑侠*情缘

每一个冗长的故事,总是会有一个久远的开始. 我的故事也并不例外,既然要掰,那么就要从六年前说起.


  04年,我还是一所中专里的学生,与其他大学之类的学校相同,我每天过着寝室,网吧,食堂,三点成一线的生活。网吧,电脑,似乎成为了我每天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而我并不像其他人一样,没日没夜的砍传奇,虽然我一样包宿通宵,可我却一直在玩着单机。

  剑侠是我所接触的第一个网游,还是被同学硬拽进去。那会他们总是喜欢十几个人一起玩一个游戏,通常我是不会参加的,不过大概是受到了单机版剑侠的影响,也被自己心中的那种武侠情节所影响。就这样接触了剑侠,也走进了剑侠。

  作为一个剑侠的元老级人物,我见识过内测时火墙的粘人,目睹了追心的天下,领教过天罗的秒杀,也体会过四相的无敌。还有那翠烟的大风,掌丐的亢龙。太多太多的故事,太多太多的改动,每一次,总是有很多的玩家叫喊着,漫骂着。然后慢慢的,大家也就习惯了,默认了。

  我似乎很不幸,接触的第一个职业便是天忍,那时是天忍最弱的年代。而且是一个没有猩红水晶天价的年代。那时的剑侠,只有60级的镇派技能。还记得我手拿一把冰60+的小刀,练级的时候通常也都是用火墙打上一个“十”字。然后再一个冰七杀砸过去。

  我的技能点加的乱七八糟,什么一点枪,一点锤,一点七杀一点镇派。似乎就好像每学到一样新技能,我就总是会点上几点去讨教一下一样。久而久之,这个号的攻击也是可想而知的。记得有一次,我已经80+,在恶霸地道里被一个60+的小峨眉追杀。我是一边跑一边躲。她也是一边追一边骂。呵呵。

  后来,04年的6月,在即将面临716技能大概的前夕,金山开放了免费洗点,我重获新生。并找回了之前所丢失的三个技能点。

  我练了战忍,对了,忘记补充。那时的战忍,和如今是大不相同的。

  那时的战忍,拥有者枪,刀,锤三条线路的技能,偷天换日的技能有很多,不过不是吸血,就是吸内,对了。还有吸体。魔忍呢,则不加天魔。加的那个技能,如果我没有记错,应该叫三味真火。效果和如今的天魔不同,不是红色的一个小鬼脸。而是一个粉红色的十字花。印象里,应该是提升火攻上限和下限的。呵呵。

  那时的天魔解体。真的和单机里一样。还记得单机游戏上有一个这样的情节,就是独孤剑为了与南宫灭对抗。运用了并不能熟练控制的天魔解体。结果导致昏迷,命在旦夕。那时的天魔。就如同单机里的效果一样。在减自己的生命和闪避同时,大幅度的提升外功系普攻伤害。我练了满服罕见的战忍,手拿一杆普点45的破天,背了半包的九转,半包的解毒。站在五毒教的门口,先是干掉了门前的两个NPC。继而回来护派的玩家被我基本上一枪一个的秒杀。

  有时练级,身旁总是会有人跑过去,再跑回来。然后半晌。才会和我说话,一出口,便问道"请问,你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战忍吗?"。哈哈。

  回忆那段日子,虽然练级枯燥乏味,不过与今日的成群托管相比。还真的是叫人忆苦思甜。

  经过了短暂的风光之后,迎接而来的便是著名的716技能大概了。

  大概之后,面目全非。所有的一切都变了,每一个职业都在喊着弱,每一个玩家都在努力适应着。

  后来,走了很多很多的人。而留下的人,也都在保持着沉默。选择了忍耐。

  我想,如果要问一个骨灰级的玩家金山最大的败笔之处在哪里,那么我想。大家所回答的答案应该是相同的,那就是716技能大改。

  我一直在坚持,也一直在忍耐。

  后来,交了现实生活中的女朋友,被约束,也被管制,再加上学校严抓夜不归宿的学生。我的剑侠生涯,也就此而告一段落了。

  卖了ID,给女友买了几件新衣裳。游戏,也许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  可生活,往往就是有很多的东西都是无法预料的。

  06年,我已毕业分配到一家私人企业里上班。

  失去了学校的这个大树,就只能去外面租房子住。我在离单位不远的地方租了房,女友搬来与我同住。那时的生活是很辛苦的,也是很快乐的。那时,我没有电视,也没有电脑。甚至连床铺都没有。就在那样一个空荡荡的屋子里,我们两个铺了两个床垫,每当夜晚,我们就听着手机里的铃声。日复一日的打扑克。

  后来,扑克打腻了,我们就总是会等到晚上,吃过晚饭后去网吧里坐上一会。她呢,看一会电影,我呢,还是和很久很久以前一样玩单机。不同的是,在无聊的时候,我总是会习惯性的去剑侠的官网上看一看。开体服了,我就去。没开,就看一看截图,阅读一下帖子。

  突然有一天,我发现了金山要开放免费区的公告。

  怎么说,

  兴奋,开心,期待

  虽然,我对金山的策划不报太多的信心。而我却是发自肺腑,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游戏。

  也许是年幼时受到古龙,金庸之类大师的熏陶,也许是因为剑侠留给了我太多的回忆。总之,当免费区开放的第一时间,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进去。新建角色时,想都没想,就直接把Q上的名字复制了下来。

  于是,一个叫斯文小帅哥的小白名从石鼓镇诞生了。

  坦白说,那时候,我想玩武当,可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,迷迷糊糊就选了昆仑。

  那时的怪很难打,不是因为怪的攻击高,而是因为人多,怪少。尤其是当你接到打图任务的时候,传送到地图里,你能看到满地图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红点,那种感觉。真的是崩溃了。

  我冲了金币,点着小白,吃着特草。虽然现在来讲真的不算什么,不过在那个时候。真的已经很奢侈了。

  眨眼便是80级。排名200+。

  101区,在我没有离开的时候,200+的排名一直保持着。

  我去过最早的友情岁月,还去过现在早已绝迹的生死血盟。就好比现在,每一次我和少年聊天时,少年都会称呼我为“生死老人”

  呵呵,没有别的意思。不过说真的,当年我作为帮里BB手冲在BOSS面前的时候,少年还在帮会频道里喊。“我挖了个木老张,谁来帮我打一下。”呢。

  我有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哥们,从小玩到大。与其说是发小,不如说是光腚娃娃。

  他也有一个角色,叫。烽火连城C黑马。

  并且是天忍。

  我刚刚上面提到少年喊的那句,绝对不是戏言。而是真事。一天下午。少年真的挖到了一个木的老张。也真的就在帮会频道里喊了半天。那时候,罗汉很贵。水晶更贵,武林,洗髓之类的简直就是天价。

  谁也不希望自己挖到的BOSS就这样被别人所抢。少年就这样喊。而帮里潜水的大有人在,可真正帮他的,却一个没有。

  后来,黑马跑到了武陵山,帮少年打掉了BOSS。具体掉了什么不记得了。不过我只记得黑马后来跟我讲。少年给他东西,他没要。后来,少年告诉他。"以后等我混好了,在这个区,只要你有事。尽管叫上我。"

  当然,这个事情之前我是不知道的。我是直到后来在临打凤翔之前。有一次和黑马我们一起喝酒时。他才像开玩笑似的和我说起。

  直到后来,我用黑马号M少年时。少年毫不犹豫的来到了飘雪楼。帮我去打当时由剑魔小帮所占领的凤翔。

  其实我挺佩服少年的。虽说是个游戏,可能做到对自己说的话所负责。还这样有情有义。真的挺不易的毕竟,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里,太多的人违背了自己的良心,又有太多的人出卖了自己的仁义道德。哪怕被人天天"慰问"着父母,也毫不在意。

  似乎有点跑远了,不过既然要掰。那么就索性再啰唆上几句。

  其实,我们大家玩的不过就是个游戏,既然是游戏,那么就说明它是被我们玩,用来给我们提供乐趣的。而事实上,总是有很多的人被游戏给玩了进去。就像昨天晚上,有一哥们在公聊上喊着。见到小付,就砍掉小付一只胳膊。小付说把这个人拉黑了。个人觉得,这是高见。

  游戏么,杀一杀,打一打。毕竟有人的地方就可以称之为是江湖,那么既然是江湖,就难免会有打打杀杀。游戏而已,何必较真呢。

  还有几个帮会,每天打,每天杀。正常,为了众人的利益,就得打,就该杀。不打不杀,那么这游戏估计玩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。可还真就有那么一小部分人。整日里在公聊上随地大小便。慰问别人的父母,其实,我不是为了谁打抱不平。我只想说一句话:"谁都有父母,你也有,我也有。他们也都有。当我们去骂别人的父母之前,能不能先想一想自己的父母。"

  其实,我没有跟谁好,也没有跟谁不好,说实在的。到今天为止,我占了凤翔188天。这188天里,我打过,也杀过。但是现在,平静了,平和了。谢谢各位哥哥姐姐的关照与照顾,没有他们的关照,我那凤翔城太守的光环早就不知道该跑哪里去了。

  好了,真的是跑的太远了,继续之前的掰。

  我和黑马,是生死那会儿抢BOSS的主力,我们两个每天早上八点准时相约在游戏里。然后垄断每天早上的老张和青青。

  那会儿,黑马在佳木斯上大学,我在哈尔滨工作。黑马用寝室里的电脑,我则翘班跑去网吧。然后,一玩儿就是一天。他不上课,我也不上班。连日里的病假,实在有些说不过去。终于一天,在经理实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我被公司开除了。

  失去了工作的我,似乎并没有收敛。我变着办法的骗女友。她上班赚钱,我每天上网。虽然每天去上网,可我却谎称我找到了一份工作,如果没有业绩,便没有薪水。

 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。我的游戏生涯出现了转机。

  一日,我在昏暗的网吧里玩儿着剑侠,肩膀随之被人所拍了一下。一回头,一个不认识的哥们站在我身后。随之用手指了指地下。我低头瞧了瞧。大概能有个三四块钱那样。我不是一个喜欢占小便宜的人。便抬头说"不是我的钱"。

  “不是你的?啊,那是我的。”说罢,那哥们拣了钱走了。

  我继续玩,可总感觉似乎哪里出现了问题,也总觉得身边的人看自己的眼光变了。

  突然,我猛然意识到,屏幕旁的电话不见了。

  我追出去之时,人早已走远了。

  黑马去上课,我用Q告之了黑马丢手机的经过,便失落的下机。回家去了。

  傍晚,女友下班回家之后,我编了一套理由告诉了她丢手机的经过,她也相信了。

  可想一想,怎么想,怎么觉得自己窝囊。工作工作丢了,手机手机又丢了,让一个弱女子辛辛苦苦的赚钱养自己,而自己却没日没夜的跑去网吧。

  终于,悔恨的泪水盈眶而出。我全盘招供了最近的一切活动轨迹。也包括丢工作与丢电话的经过。

  原本,我已经做好了被迎头痛击的打算,可出乎我的预料却是,女友告诉我,其实,这一切的一切,她早已经就知道了。等到今天,是她不想揭穿我。想让我自己懂得。游戏可以玩,但是要有工作。

  第二天,我将游戏全部交给黑马来负责托管,经过了简单的调整。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,收入不比从前。可却无时无刻不感到一种暖意。

  所谓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

  我还算是个比较有记性的人,自动那次在网吧丢了电话之后,我便再也没有踏进过网吧半步。

  半个月后,找母亲要钱,装了一台电脑,接了一根网线。剑侠的生涯,再次开始。

  而这一次,似乎并没有坚持太久。

  辛苦积攒了两个月,又冲了两千左右的金币,就为了一把昆仑刀和一件天忍衣服。可结果往往总是出人预料的。昆刀在69%的成功率下暴了。衣服在73%的成功率下也暴了。

  我和黑马心灰意冷,从那天起,我们只托管。不参加活动。甚至是,龙脉都没有再跑过。

  两个月后,我又登陆进了游戏。那时候,金山开放了120技能。

  120的技能书,起初很难弄到。根本不像现在200W一本都没有人要。要知道,那东西可是180RMB才一本。想来想去。我用我和黑马身上的两套满防安邦换了两本技能书,一人一本,吃掉之后。继续了托管的日子。

  日子叠着日子,时间流逝着时间。直到半年以后。我们两个终于从各自的电脑上删掉了剑侠。再也没有上过了。

  两年以后,

  我已成为了一名待遇还算不错连锁企业里的正式员工,黑马就职于青岛一家纺织厂。

  两年来,我们也经历过不少的游戏,可再怎么坚持,也找不到当初在剑侠里的那种感觉。久而久之,乏味了,也就放弃了。我还是老样子,喜欢玩单机,喜欢看小说。黑马呢,经常和我们平时关系不错的哥们打局域网的魔兽。

  年假里,实在是闲来无聊。我们又下了剑侠,又登陆了角色。挺惊奇的。金山删掉了我们当年用来储藏任务物品以及许多水晶书籍的小号,却没有删掉我们纵横江湖里的大号。

  望着满天的白金黄金,有些麻木,也有些迷茫。

  坚持了没几天。黑马放弃了,而我却继续留在了游戏里,坚持着。等待着。坚持什么,自己不晓得,等待什么,自己又不知道。

  我在凤翔的地摊里点了一件极品垃圾的昆仑头。

  带着垃圾头,我经常去刷一刷杀手,然后,下线,不托管,没钱托管,也懒得冲卡。

  也许,是被游戏唤醒了当初的记忆,对于一切都还很陌生的我。突然有了拆卸昆仑头的冲动,我收了一块金锡,却发觉缺少了太多的材料,继而,叫上女友,一同出去买了几张点卡回来冲了金币。

  噢,对了,此时的女友,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原谅了我欺骗的女孩,至于为什么和当年那个分开,这现实生活的问题,就不在这里瞎掰了。

  我一直信不过自己的运气,所以,当屏幕上出现100%的时候,我叫来了女友,让她点击确认,再点击了融合。

  当我把鼠标放到重新融合后的昆头上去查看属性的时候,奇迹发生了。

  生命292,速度39%内电297,毒F30。内力130+。剑法3。

  极品头。

  我虽不懂装备,但是我知道眼前的这个属性一定是极品头。

  我把这个头发到了门派频道里,大家一直说是加10的材料,我不懂什么是加10,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很好的意思。

  带上这个头,杀手刷的比从前快多了。

  几天以后,我看到公聊上有人在收气昆头,就M了过去,。发了个图。不料,却被他一眼看中。其实我是很不想卖的,因为舍不得,可是当他M出了8E的价格之时。我还是动摇了。临交易之前,我截了一张图,当去交易的时候,才发现这个人是。公告。

  以至于到后来,过了很久以后。他还问我,“你当初黑我头的时候还记得吧?”

  有了些小钱,我穿上了完美安邦,拿上了昆仑刀。带上了昆仑腰带,昆仑手。虽说还是一身黄金,却也比刚回来拿会儿要强上很多。

  M了如意,我去了雄霸。

  摘点果子,赚点小钱。总打架,总挂。

  上着TS,抱着女友在身边,我玩。她看,我挂,她笑。

  直到有一天。雄霸TS里一个京味的哥们说“这你吗都哪儿的小号啊,你看这个,就我身边这个。这还没转生呢。”

  “哪儿啊。?”

  “就这儿呢,就我身边儿这个。叫什么什么斯文小帅哥这个。还没你吗我挂机那小号装备好呢。”

  我听着,我女朋友也听着。我什么都没说,她也什么都没说。

  打完BOSS,我用最快的速度收了一把白金昆仑刀。我M了兵仔,好像是兵仔,记不清到底是谁了。

  具体说了什么忘了,之前写帖子,也写过。

  总之,对于大号瞧不起小号的这种事情,我挺反感的,和兵仔说了一些心里话,捐了当天的果子钱,叛离了雄霸。

  继续我的杀手生活,也继续我的托管生涯。这其中,有一个插曲不得不提一提。标题我就写到了,挂念,对,我的生活里,足以令我挂念的东西有很多,剑侠,也是其中的一个。

  09年的五月,我因聚众斗殴被行政拘留了15日。当我被关到第三天的时候,混熟了管教。可以往外边打电话的时候,我第一个电话打给父母,第二个电话打给女友,在和女友的通话中,我还一直在说,别忘了帮我托管,别忘了帮我托管。

  转折点,也似乎就从这里开始了。

  出来以后,我创建了帮会,飘雪楼。

  起初,只是想收人,想开帮会任务。那时候,青铜鼎很便宜,1500W左右一个。其实,开开帮会地图,大家一起打打牌子,挺不错的生活。

  后来,随着帮会慢慢的壮大,人手越来的越多。我突然有了想要一个城的想法。

  那时候,我不懂江湖,也不懂大帮与大帮之间的关系。所以,我就广结朋友。逢人就问一问,聊一聊。

  其实,那时的飘雪,在我看来,与现在的情义是差不多的。很相似,没有贫贱之分,来者皆兄弟。

  作为帮主,作为老大,也经常会有人M我要一些东西,或者借一些钱,不过老实说。不是发牢骚。很多都是有去无回了。

  我认识了天生。

  还记得我们当时的口头协定,我们本质上没有什么来往,所以交朋友实在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。所以,我就当时拜师。就当学一学如何做生意,如何当商人。然后天生说“那,一,我不会给你钱,二,你别找我借装备,三,打架你也别找我。”

  不愧是商人。那剩下能做的,无非就是聊天了。

  相信很多现在还留在101区的人都会有一个很熟悉的场景,那就是我经常喊的一句公聊:“飘雪楼收人,死帮出来报销费用,来去自由,欢迎各位朋友前来入帮,一同发展。”

  是啊,那是一个雄心心气昂昂的时代。就连我和谁达成了什么协议,谁帮我出了什么办法,我都会在吃饭的时候当做话题一样和女友说起个没完没了。

  太多的事情,就不一一的提及。

  总之,当在雄霸的帮助以及宝宝的指挥下,打下凤翔的那一刻,整个帮会里皆大欢喜。我的女友也皆大欢喜。

  也有很多来帮忙的人纷纷的离开了。

  后来,我们经常去大理北摘果子。和剑魔的打,和繁星的打,和很多小帮换着地方的打。

  飘雪楼也受到了种种的恶评。我也被很多次的搬上了公聊慰问家人。当然,我还口了。虽然我是个不主张骂的人,可当有人问候我的父母之时,我是一定会还击的。

  同样是09年的11月,因为公司里的一些原因,我变的特别繁忙,经常出差,经常走动城市与城市之间。因为没有了时间,帮会与游戏,也就放开了手。至于守城,抽奖励,也就都交给了北京去处理。

  北京是我后来认识的一个游戏里的哥们。他喜欢玩儿中宋,所以没有超过89级的号。我就把黑马当初留下的号送给他玩。这哥们也很仗义,收了20E的JXB弄完装备,一个星期加起来能玩俩小时,平时又是把号扔给了我。让我随意去处理。

  两个月后,终于不忙了,我也从以前的工作岗位调转到了新的环境。工作换了岗位,相对来说轻松了许多。不然,我又哪来的时间可以在这里瞎掰。

  可游戏里,也轻松了。

  主力的活跃份子,走的走,出帮的出帮。我所剩下的人,不是平时关系处的不错,就是和我一样是以托管为主的人。索性,飘雪这一次是真的成为了任务帮。

  不过人少了,城却还在。我依旧领着光环,做着任务,组织着帮里仅剩的十几二十人完成着帮会任务。

  不打架了,也就没有积怨了。慢慢的,也是不知不觉当中,我游戏里的人际关系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。

  直到有一天,一个情义里的哥们告诉我。

  “你人缘不错,怎么打,就是不打凤翔,三个帮的帮主都不打凤翔。”

  呵呵,这也就绕回了刚刚所提到的中间部分。真的就是各位哥哥姐姐们的关照,所以,我直至今天,还能依然领取着那凤翔城太守的光环。

  至于感谢谁,我就不一一的写名字在这里了。毕竟,帮会与帮会之前有着说不清的关系,个人与个人也有着难以说清的积怨,我提到了谁。万一下面再有人跟帖骂了过去。我岂不是罪过了?

  但是,谁帮过我。关照过我。即使我不说,相信当你看到这篇帖子之时,你也会明白的。

  那我就引用少年那句话吧。

  虽然和很多ID相比,斯文小帅哥只是一个小号。帮你们打架,轮不到我。帮你们骂人,我还未必会骂的过。那么至于其他的一些小事情,如果需要我帮忙。就尽管来找我。也比如说,如果你的心情不好。也可以来找我。让我逗一逗你开心,说一说心里话吧。

  生活中,总是会有一些突如其来的事情。

  就好比是我当初占城的时候,也没有像过自己有一天会把剑侠当做是一个单机游戏来玩。

  就在一个月前,帮我拆出极品头的女友也分开了。

  不是因为谁的感情出了问题,而是为了一个个人前程的问题。作为一个男人,我又怎么能阻挡女人去有更好的追求或是更好的事业呢。

  生活中,剩下了我一个人。

  空荡荡的屋子里,也剩下了我一个人 日复一日的混着日子。

  一天,我想到了那个当初为她而练的小号。

  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她坐在我的腿上看着我在莫高打图。一个掌毒从我身旁路过。脚下踩着绿光,一个掌系的技能打了出去。

  “呀,真好看。老公,这是什么呀?你给我练一个这个呗。我陪你一起玩。”

  一声令下,我好似一个得令的士兵,容不得半点的犹豫。

  几天以后,一个脚下踩着同样绿光的小五毒出现在了江津村。用这个五毒,和小帅哥的号结了婚。她说,以为这样,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

  翻开了这个号,吃了上千小时的大白。打了一身她当年最喜欢的装束,低胸的九尾。高辫子的玄悉。想来想去,我又弄了一把+6的毒刀拿在了她的手上。因为当初,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绿灿灿的刀。

  这些天,我练个很多很多的小号。也穿上了很多的垃圾装备,纷纷挂到了130。我不是个喜欢PK的人,甚至是,两个月我都不开一次屠杀,也不打一次架。所以,我的小号。以及我自己的号,装备都很垃圾。只要攻击能够杀怪,抗性能够不被怪物所杀。真的就已经足够足够。

  她走的时候,带走了一件我们一起去游戏厅里抓出的娃娃。

  咪兔。

  昨夜,我又练了一个小TM,名字就叫咪兔。累了小半宿。终于到了50级。我将咪兔跑到平时我们托管的地方。

  打开QQ,点出了她的聊天界面。很随意的截了两张图发了过去。

  半天,提示音响起。她只回了三个字:“真好看”

  抬起头,早已泪流满面。

  其实我更知道,远在几千公里以外的她更是哭的宛如泪人儿一般。

  剑侠,陪我一同走过了这么久。对于它,也许,每一个时段就可以代表着自己的每一段生活,所以我说它早已不是一个游戏,而是一份思念,一份挂念。

  我想,我会一直坚持下去。

游戏截图
用户: 匿名
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>>>
评论

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

© 2001-2007 www.1717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建议意见: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:客户留言区
广告专线:0591-87878497 客服电话:0591-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