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73首页 - 免费新游 - 火爆论坛 - 游戏博客 - 游戏播客 - 百科问答 - 网游排行榜 - 网游期待榜
| 通行证 注册
17173剑侠情缘OL > 小说杂文 > 正文
夜宴二(剑侠第一小说)
2009年10月31日 15:36:42           【 加入收藏 / 文章投稿 / 截图上传 / 发表评论
作者:再战传说欢乐剑

当永乐帮众在帮会总部喝酒的时候,它们的帮主夫人也在喝酒。


男人喝酒眼睛越喝越朦胧,女人喝酒眼睛越喝越亮;男人喝酒总想把女人喝到床上去,女人喝酒只想把男人喝到桌子底下去;男人喝醉了酒经常发生事故,女人喝酒经常发生故事。


卯之花很会喝酒,她喝得越多,眼睛就越亮,亮得像天上的寒星。但再会喝酒的女人也有会喝醉的时候,卯之花也不例外,所以某个花好月圆之夜她喝得酩酊大醉之后发生了故事。一个男人都喜欢的故事。


卯之花喝酒之后还有一点特别之处,就是身上会散发一种类似硬化剂的东西。有次她喝完酒经过一个面摊,结果面摊老板不但下面竖了起来,锅里下的面也竖了起来。


所以当她满身酒气出现在嗲男人和小娃他爹面前时,小娃阿爹突然发现自己的裤子支起了帐篷。


嗲男人两眼喷火的盯着她,身上却没任何变化。别人以为他定力超强,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无所谓定力。他之所以叫嗲男人是因为他自己都分辨不出自己是男是女了。他的那个活儿基本只剩下尿尿的功能了,而且还是顺风尿湿一鞋的那种。所以他在女人面前一直像柳下惠。


不过再不行的男人也不愿意戴绿帽子,哪怕是假男人。


“你来了?”


“来了。”


“我一直在等你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我本来在大宴群雄的。”


“我知道”


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
“我还知道,他并不是很长,也不是很粗,跟你差不多。”


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嗲男人脸部突然扭曲,紧紧攥紧了手中的白金枪。


“我至少还知道他有个部位比你强。”卯之花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。


“难道是舌头?”嗲男人眼中的都快喷出火星了。


“是的,一口好舌技抵得上十颗伟哥。”


“难道除了那事,就没别的东西让你留恋了?”嗲男人的声音在发抖。


“有的,以前我深爱着一个男人,可是他走了,连再见都没说声……”卯之花脸上突然闪过一抹难以言说的忧伤,“后来再遇到你,我以为你会是我后半生的寄托,可是你太令我失望了!”


“我令你失望?真是笑话!”嗲男人仰天大笑,鬼魅般的笑声在旷野中飘荡,令人毛骨悚然。


“我先是一统114-1区,然后再在强帮如云的100-1披荆斩棘,终成第一大帮,几夺武林第一帮,几乎包揽所有的精英赛冠军,在几次国战中也是完胜。”嗲男人越说越激动,边说边晃动手上的天子之戒和腰上的玉玺,“现在我尊为大金天子,统管万民,你竟然说我让你失望?!”


“黄金珠玉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;虚名假誉,过眼云烟,昙花一现。我要的是一个男人,一个能嘘寒问暖的男人,一个能拥我入眠的男人,而不是一个抱着天子之戒入睡的男人。我不需要你金枪不倒几小时,至少也需要一点点温存,一点点浪漫。这几年来你都为我做了些什么?你就会带着你那群断子绝孙的手下整天整夜的打大小BB,打船,打马虎,打五黄。早上十点,下午三点,晚上七点、八点、十点,十点半,半夜两点,还有每半个时辰一趟的船,你什么时候陪过我?要知道我是一个女人,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,一个有正常需要的女人!”卯之花说道后面几乎是尖叫起来。


“你就算要骂我,也不能骂我下面的兄弟断子绝孙,它们惹你了吗?”嗲男人怒道。


“你别岔开话题,他们天天跟着你,除了活动就是睡觉,哪有时间找女人,又哪有时间播种,不是等着断子绝孙吗?你说你是不是缺德?!”


“你这人尽可夫的婊子,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反而怪老子没理了。老子今天要是不杀你就不是男人了。”


嗲男人缓缓伸出白金枪,满眼骇人的杀机。


“哈哈哈哈哈!”卯之花突然大笑,笑得花枝乱颤。


“死贱人,死到临头还给老子装。”


“我笑你忘记了一件事,我是峨眉你是战忍,虽然你带着天子之戒我杀不了你,但是你要杀我还得戴四个天子之戒才行。”


嗲男人也大声怪笑,缓缓回过头来望着小娃他爹。


“你好像也忘记了一件事,我身后这个傻鸟天王虽然长得三分像猪,七分像狗,但是爆血技术可不含糊。”


说完对着小娃他爹裤子帐篷的支点上狠狠踢了一脚,恶狠狠的呵斥道:“你个傻鸟,快给老子上去爆了这婊子,不然老子爆你菊花。”


“是!”


锤光闪起,三片锤影斜斜飞出,突然叠成一条直线狠狠击出。


“三锤叠爆”,追风决最高境界。从来没有一种武功有“三锤叠爆”那么可怕,三片锤影叠在一起所爆发出的威力,可以令对手丧失所有的感觉。他忘却了死亡,似乎生活在梦幻之中。而正是这个时候,他离死亡也更近了。


嗲男人斗大的头颅突然像西瓜一样被打个粉碎,然后身体像条死狗般瘫在地上,连哼都没哼一声,就此毙命。


“三锤叠爆,果然厉害。幸亏砸中的不是我。”卯之花娇笑的声音甜得能挤出水来。


“我手上的锤子厉害,下面的锤子更厉害。”小娃他爹直勾勾的盯着卯之花36D的胸部,慢慢的说道。


“昨天我去算了下命,算命的说我命不好,因为我身上有凶兆。我说能不能除掉凶兆,他说不行,因为我一除掉凶兆我的人生就会出现两个大波。唉,我真是命苦啊,你能不能帮我解决凶兆和两个大波啊?”


卯之花说完狐媚的一笑,那一笑的风情,足够让世间大部分男人倾倒。更要命的是,她的玉手已经伸向自己的纽扣,胸口白嫩的肌肤逐渐一寸寸展开,像诱惑,更像挑衅。


有人说小娃他爹的锤法很快,但是他脱衣服的速度比他的锤还快。不过他最快的还是另外一种动作。有人把他列为江南三大快枪手之一。只是有的人始终不明白,他明明使的是锤子,为什么叫快枪手。


当小娃他爹除下最后一件装备时,突然发现自己腹部有两杆枪。


一杆土生土长的枪,一杆闪着红光的白金枪。
  鲜血正一滴滴从白金枪尖上滴下来。
  小娃他爹看着这段枪尖,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惊讶,好像突然看到了一样很奇怪,很有趣的事。
  他呆呆的看了两眼,一张脸突然因恐惧而扭曲变形,张大了嘴,像是想放声大喊。
  可是,他的喊声还没有发出来,整个人就突然冰凉僵硬。
  完全僵硬。
  远远看过来,好像他还在凝视着自己腹部的枪尖沉思着。
  鲜血还在不停地自枪尖滴落。
  滴得很慢,越来越慢……
  他的人还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——一种说不出多么诡秘可怖的姿势。
  卯之花已转过头,不忍再看。


一个猥琐的男人慢慢的将枪从小娃他爹的身体里抽出,抽的很慢,似乎在享受那抽动的过程。


“男人就像一枚一元的硬币,前面是1,后面是菊花,下辈子别再随便将自己的菊花对着别人的1。”


这个男人叹了口气,轻轻的吹着枪尖的血,吹得很慢很慢,好像吹的不是血,而是雪。


“其实我不应该叫第一忍者,应该叫东方吹雪,我的枪不比西门吹雪的慢,吹的动作也绝对比他潇洒。”


第一忍者望着小娃他爹的尸体,像是在欣赏一件刚刚完成的艺术品,充满得意之情。


“你的枪是从他的菊花里穿过去的,你的枪尖除了血应该还有他的大便,所以你吹的不只是血,还有他的大便。或许你应该教东方吹屎才对。”


第一忍者笑容瞬间僵住。卯之花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游戏截图
    用户: 匿名
    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>>>
    评论

   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

    © 2001-2007 www.1717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建议意见: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:客户留言区
    广告专线:0591-87878497 客服电话:0591-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